河北3000名警察同时抓捕 一锅端了528人

 刚刚过去的24小时里,3000名警察同时抓捕,一锅端了528人!

抓捕前的动员会上,专案组规定:开车逃跑的,不追;敲门不开的,不破拆……

当天全市民警除了值守岗位的,各县市的民警、辅警,政工、财务等各个部门,平时没上过案子的民警,几乎全都调动起来了。

一天一宿,3000人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8月3日,河北衡水,组织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抓捕行动。本地涉案人员只有17人,其余人员遍布全国7省市46个县。一个总指挥中心,三个分指挥中心,市公安局多名副局长分别坐镇。

“收兵!”

作战群里,河北省衡水市公安局副局长何凤林,眼睛通红,翻了翻手腕上的表,发出指令。

接到指令的一线抓捕民警却急了,电话里语气迫切:“领导,我们这儿已经蹲了一天一宿了,再给几个小时行不行?”

列出570人的抓捕大名单

距离抓捕之夜已经过去两个月,何凤林依然很兴奋:“从警35年,这是我经手的单次抓获嫌疑人最多的案件。”

这也是河北公安史上,抓捕涉毒人员最多、动用警力最多的一起案件,而且没有一名嫌疑人和民警受伤。

何凤林解释,收兵的决定,是为了保护嫌疑人,也是保护民警。“你很难掌握嫌疑人是否刚吸过毒。大多数吸毒人员吸毒后精神亢奋,抓捕中很容易发生跳楼、自残、撞车等意外。”

在抓捕某县一名嫌疑人的过程中,民警刚进门,就看见嫌疑人跨到了窗外的空调外机上,一把将嫌疑人拽住后,民警出了一身冷汗——这是一处民宅的五楼。

这么多的嫌疑人,是如何涉及同一起案件的?

衡水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杜小东介绍,这起案件始于2019年8月19日,衡水市公安局和武强县公安局联合侦办的一起涉毒案。

当地警方抓获了以刘某为首的一个零包贩卖吸贩毒团伙。

零包贩卖毒品的特点是,每次交易量都在1-2克之间,因为交易量小,易于隐蔽。对于很多零包贩卖的嫌疑人,警方只能处理当次的案件,对所涉及的毒品上下线很难扩展。

警方发现,刘某案的上线是一名叫赵某的嫌疑人,在调查赵某的过程中,又串并出另外两起涉毒案,上线也都指向了赵某。

赵某是谁?

警方跟踪调查发现,他在保定某县的一处门脸房多次零包贩卖,附近县市的吸毒人员多次来找其买毒,交易量巨大。

“抓赵某很简单,赵某的下线也很容易锁定,但我们更想知道,赵某的毒品是哪来的,也就是上线是谁。”杜小东说。

经过一个多月调查,警方发现,赵某定期给湖北人王某存2-3万元,而之后赵某的零包交易就会活跃起来。

警方推定,这些钱很可能是赵某给上线王某支付的定金。而更为蹊跷的是,王某多次从河北回湖北,却都没有直接回河北。

侦查员经多日工作发现,王某乘坐湖北到北京的大巴,中途被赵某雇佣的一辆出租车接走。王某每次在保定只待一天,却每次在保定存款8-10万元。这很可能是王某已经把毒品带到了保定,然后把毒资汇走。

顺着这条线,从赵某入手,上下线都开展工作,到2019年9月,专案组就摸排出100多名嫌疑人。到今年6月,警方梳理出来的涉案嫌疑人一度高达1000余人。

最终,综合考虑各种因素,列出570人的抓捕大名单。

“整个案件就像一块布,我们得琢磨怎么把它裁开”

嫌疑人一多,麻烦也随之而来。每次警方开调度会,仅仅是念嫌疑人名单,就得持续好几分钟。

抓捕行动仅用了24个小时,但抓捕前的工作则准备了将近一年。

“我们为大名单上570名嫌疑人,每个人都提供了‘贴身服务’。”杜小东说。

这种贴身服务,在锁定嫌疑人前就开始了。案件办理过程中,继续扩展涉案嫌疑人;对已锁定的嫌疑人的联络人是否涉案、承担什么角色进行分析判断。

更麻烦的是,570人互有交集。主犯赵某和其他平行的团伙偶有串货,也是竞争关系;一名嫌疑人可能在两个团伙中分别扮演不同角色;多名嫌疑人从不同团伙上线手中购买过毒品。

相关推荐

网友点评

已有0条点评 我要点评

*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